武大郎賣燒餅:羊毛出在豬身上的保理業務

2016-01-18  | 發布者:admin

北宋末年,陽谷縣出了一個大財主叫西門慶,他擁有一家名為西門餐飲集團的上市公司,發展勢頭良好,業務蒸蒸日上。一家規模很小的武大郎燒餅店,是西門慶集團的燒餅供應商之一。

于是,保理的需求就來了:

1.武大郎每天挑著擔子給西門慶送燒餅;

2.西門慶收下燒餅,每過幾個月才一起付錢給武大郎(現代叫做付款有OA賬期);

3.武大郎小本經營,買面粉,買碳,吃喝用度處處要花錢,為了讓店面正常經營,有很大的資金需求。

為什么西門慶“付款有賬期”呢?如果武大郎接受不了賬期,西門慶可以去王婆的茶館那兒買燒餅,況且陽谷縣又不是就你武大郎做燒餅。這樣一來,武大郎連生意都沒得做了。沒錯,武大郎可以抵押店面、押房子去借錢,但是,武大郎手里還有一筆應收賬款,是否可以利用起來呢?
后來,武大郎的弟弟武松回來了,他搞了個保理公司,介入了燒餅買賣:

1.武大郎將應收賬款轉給弟弟武松的公司保理,武都頭為人正直強硬、武藝高強,做這個保理沒問題(跟知縣大人關系也不錯);

2.事情已定,武大郎和武松前往西門慶集團,告訴了他應收賬款的轉讓事宜。武松把西門慶給武大郎回款的賬戶,變更到了由自己保理監管的賬戶上,三個人一起簽字畫押(這一步現代稱為“確權”);

3.武松通過應收賬款轉讓的方式,找了錢莊為武大郎融資;為了安全起見,武松把可融資的額度在已確認應收賬款的基礎上打七八折。

于是,事情變成了這樣……

1.所有西門慶的回款進入了一個監管賬戶,由武松保理公司先行處置;

2.武松的融資完成后,原本沒錢的武大郎,現在有錢了,可以把燒餅店經營得很好;

3. 還款的第一來源還是財大氣粗的西門慶,但是已經跟武大郎沒有直接關系了。即使武大郎被潘金蓮害死導致燒餅廠經營不了了,只要西門集團還得起錢就行。

這樣一來,大家平安無事,都過得很順當了,雖然表面上,武大郎有資金需求,要出面借錢;但是還款人是西門慶集團。

換一個角度看,武大郎是一個很不優質的中小企業,如果武大郎單獨出面融資借錢,企業規模小,人員資質差,哪個錢莊會待見啊。

而西門慶集團則是聲名在外的大企業(在陽谷縣,誰不認識西門大官人?。?。如果西門大官人出面融資借錢,錢莊老板們會笑顏逐開,甚至踏破門檻(您西門大官人來找我,這是看得起在下?。?。這樣,通過保理業務,武松就把西門大官人的信用(強大的償還能力),傳到了武大郎這里。
古今貫通,這里所說的“羊毛”實際就是信用,從當今的角度來看,信用在供應鏈上的傳遞的過程中,需要搭建起一個互聯網平臺為信用創造價值。這個互聯網平臺是由供應商、經銷商、金融機構等所有服務提供商所構建的服務聯盟組成,平臺以信用體系作為平臺基因的架構,努力構建了一個良性發展的誠信生態圈,有了這個誠信生態圈,信用傳遞就能增值,羊毛就能出在豬身上,企業也能確保經營利潤,企業的轉型升級也能獲得信用支持。忽略這個誠信生態圈,信用傳遞就會大幅度遞減,企業違約成本也會提高,將很難適應互聯網時代的國際化商業氛圍和商業規則。

這就是“羊毛出在豬身上”的商業模式,當然,保理并非沒有風險,關鍵一點在于武松保理公司的專業性。

說到專業性,最后還是要提一下,浙江省第一家專業保理公司——浙江大道保理有限公司,大道保理作為“CMMI-3企業認證單位”、“美國保理行業協會(IFA)會員”、“專業保理委員會會員單位”、 “浙江省信用研究基地” 、“寧波市信用管理示范企業”、等優良資質的公司,對商業保理的業務模式進行了全新的設計,并借助云計算技術的應用,以GTR信用評估體系為核心,打造了基于真實貿易記錄的資信調查、信用評估和供應鏈保理在線融資平臺,并將這種顛覆式創新定義為"大道云保理"模式。"大道云保理"為中小企業尤其是進出口供應鏈上各企業提供一站式的“無抵押無擔保供應鏈融資”服務,為全球化的貿易注入金融新活力,讓廣大中小企業融資無憂。

浙江大道在借鑒國際企業信用評估理論的基礎上,所獨立開發的GTR信用評估體系,以強大的互聯網云計算為支撐,以企業真實數據為衡量標準,幫助中小企業確立自己的信用地位,以信用創新價值,打造中國出口領域的誠信生態圈,讓天下的外貿生意更好做。